“煙酒銷售指標”、“精神病指標”、“結扎流產指標”……10月31日,新京報曾盤點了近年來各地頻現的“雷人指標”,這些指標本身設置就多不合理,還通過層層攤派,加在基層工作人員身上。
  另有一些指標,尤其是與官員相關的,本身設置並無問題。但完不成指標往往被“一票否決”,也引發人們討論。
  官員“一票否決制”在我國已實行了30多年。在計劃生育和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等大事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
  但在招商引資、信訪、群眾滿意度等事情上,一些地區濫用“一票否決制”,“導致下級不惜造假窮於應付、依上級行政不依法行政等”。
  而在環保等方面,雖也引入“一票否決制”,但因“沒有組織部門真正介入”,地方很少問責,造成其虛設。
  知情學者透露,“一票否決”的地方亂象,引起高層關註。如何科學設置和規範“一票否決”?中央組織部等已著手調研。
  “想裝什麼裝什麼”
  “2000年後,一票否決制變成了一個筐,個別地方政府想強化哪方面工作,就裝到一票否決這個筐里。”黑龍江某市副區長王峰(化名),2008年退休。卸任前,壓在他頭上的“一票否決”考核指標,有近10項。
  除了中央下發紅頭文件明確規定的計劃生育、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等,還有安全生產、信訪、招商引資等等。“中央設立的一票否決項,對於否決內容、不予否決情形等,均做出了詳細規定。地方政府規定的,則經常是根據會議決定和領導講話,隨意性較大。”王峰迴憶。
  與精神病指標等不同,一票否決涉及的考核項不可謂不合理、不重要,但因為處置力度過大,同樣引發問題。
  他當年最吃力的是招商引資“一票否決”。“市裡訂大盤子,分到區,區再分到各委辦局、街道辦。幾乎所有部門的頭頭腦腦,甚至是後備幹部,都背指標。不達標,幹部不能提拔。”一些幹部儘管其他方面比如具體分管的業務,乾的很不錯,但最終因為沒完成年度招商引資任務,一兩年內,不能晉升提拔。
  王峰所在地區並非個例。梳理全國情況發現,各地普遍在中央要求的計生、綜治、減輕農民負擔、環保、食品安全等事項的基礎上,追加了安全生產、信訪、招商引資等指標的一票否決。
  此外,有的地方政府將整治黑網吧、黑車,打擊非法行醫等階段性重點工作,列為“一票否決”。
  比如,2009年,東莞市的“一票否決”,共計14項,11項為階段性重點任務。
  “一票否決項太多,指標層層下派,最力不從心的是基層。有的項目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。比如信訪,本意是讓基層及時化解社會矛盾,但是有的害怕因為這一項被否決,其他什麼工作業績都‘黃’了,就上京‘截訪’。有的地方開‘黑監獄’,也有這方面原因。”王峰分析。
  成“面子工程”
  在廣東某村擔任村幹部的李強(化名)說,因為頭上的“一票否決”考核指標一度達到10多項,他們無暇調研老百姓真正需要的是什麼,“只能對上負責”。
  當基層實在應付不過來時,就有可能弄虛作假。
  廣東某市創建文明城市,哪個地方出問題就要被“一票否決”。涉及上級做百姓滿意度調查時,“個別居委會工作人員穿著拖鞋‘上班’,躲在居民樓里。工作人員上門時,他們就能假扮家人填表。”李強講述。
  有的一票否決制,因實操性差,被指“面子工程”。
  去年,四川省彭山縣“擬提拔幹部不孝敬父母則一票否決”的規定,曾引起廣泛註意。其實,早在2008年,河北魏縣就下發紅頭文件,要求各單位建立“個人德孝行為”管理檔案,把每一位幹部的德孝情況作為晉升評優的重要依據,凡是德孝方面有問題的幹部實行“一票否決”。
  但一些單位負責人2011年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,並沒有建立所謂“幹部德孝行為”管理,“那隻是書記的‘面子工程’”。
  李強提到,有些“一票否決”由於形式大於內容,讓他們幾乎每天都埋在報表、會議、資料里。
  而一些熱點事件出來後,相關部門出台的有針對性的“一票否決”,不少是在表明決心和態度,後續考核並不一定跟得上。
  問責不嚴致虛設?
  環保等領域的,同樣存在考核指標“一票否決制”。不過,一位環保部官員表示,過去這些年中,環保領域的一票否決在地方未落到實處。“除非真的發生特別重大、影響極壞的污染事件,實在保不住了才被追責。”
  現在一些城市每個月都在空氣質量最差排放榜上,沒看到哪個官員因此被免職的報道。一地方環保廳的官員評價。
  北京政通境和節能研究所是所民間智庫。過去7年中,該所對全國各省市的政府環境績效評估進行廣泛調研。發現其“往往成為虛設的指標”。
  研究所所長付華輝解釋,此前,中國市長協會曾做過統計,我國地方官員任期很多不超過3年。官員為了出政績,往往專註見效快的指標,如GDP。而環境保護的成效等,往往很多年才能看出來,因為沒有對官員長期的跟蹤和問責機制,而被放棄。
  根據研究所的調查結果,細化到地方的環境績效分值,普遍都很低。最少的地方,在百分制的官員考核表中,占了不到5分。
  “環境保護權重過低,導致這一項哪怕全都不要了,只要權重大的GDP高,總分還是很高。”前述環保部官員說。
  付華輝則認為,環保“一票否決”制未能實施,還和中組部沒有有效介入制度安排有關。比如計生和社會治安綜合治理這兩項,不僅有來自中組部的紅頭文件,還有其針對地方、部門和年度考核辦法的詳細規定。環保類,更多是宏觀上的表述。
  “中央正調研完善”
 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認為,雖然“一票否決”出現了不少問題,尤其是在地方的執行上,但不能因此否定“一票否決”制度本身。
  王峰迴憶,這一制度最早始於湖南常德。1982年,為解決計劃生育這個“天下第一難事”,常德將計劃生育作為衡量政績的重要指標,不達標不能評先評優,其後又追加不達標不晉級、不提拔,連續兩年不合格就地免職等規定。常德的做法,很快推廣到全國。
  1992年1月,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出台《關於實行社會治安綜合治理一票否決權制的規定》,沿用“一票否決”制度,規定如果因“對不安定因素或內部矛盾不及時化解,處置不力,以致發生集體上訪、非法游行、聚眾鬧事、停工、停產、停課”等社會治安問題,事發地區和單位不能評選綜合性的榮譽稱號;相關領導和治安責任人不能評先受獎、晉職晉級。
  如今這兩項工作的成效有目共睹。
  而對於地方濫用“一票否決”的一些亂象,已引起高層關註。江蘇大豐、湖南益陽和桃江縣官網,今年4月的“當地要聞”,曾有中組部派員到當地,調研“一票否決”考核制度的實施情況。
  一位知情學者介紹,中央組織部等,正在調研如何科學完善“一票否決制”。
  在環保領域,9月,國務院印發的《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》中,針對大氣質量指標,沒再提“一票否決”制,而是要求從上而下各級簽訂責任書。據悉,今年年內將出台具體的考核辦法,將對未完成責任書任務的地方給出具體的懲罰辦法。
  《人民日報》昨日報道,河北省近期完善了幹部考核標準,加大了對造成霧霾天氣的主要排放物削減率的考核。
  天津市在即將出台的區縣領導幹部績效考核體系中,生態環境分值提至22分。“以前沒有一個省級政府會把這個分數提高到22分,而且還對社會做出宣誓。”付華輝此前曾通過專項課題研究建議天津市提高環保考核權重,他認為,這是一個政府環境績效考核的轉折點。
  □新京報記者 金煜 王姝 北京報道  (原標題:部分地區被指濫用官員“一票否決”制)
創作者介紹

台北吃到飽

jw38jwnu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